《西厢记》《牡丹亭》留下多少爱情诗句?古代园林景观草木皆有情

2020-07-17 00:50:34 标题分类:古典诗词 关键词:《西厢记》《牡丹亭》留下多少爱情诗句?古代园林景观草木皆有情 阅读:61

说起恋爱,老是既有炙热的浪漫和热情,也有平庸却温馨的细水长流。

古时候的恋爱与本日并无差别,既有“千山暮雪,狂歌猛饮”的彭湃,也不乏“平民饭菜,可乐毕生”的澹泊。比方,清朝文人沈复与其妻陈芸就神往着“菜园十亩、君画我绣”的糊口。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写道:“幸居沧浪亭爱莲居西间壁……自认为人世之乐,无过于此矣。”始建于北宋的现代园林沧浪亭可谓是沈复与陈芸恋爱的见证。

事实上,在许多现代故事中,园林都是恋爱的发作地,园林景观不知不觉就成为了前人对于恋爱的关键意象。

普救寺 牡丹亭:园林文学成绩恋爱传奇

鄙谚道:全国寺庙不谈情,惟有永济普救寺。位于山西省永济市蒲州古城东的普救寺是始建于唐朝的知名寺观园林,也是元稹编撰的《莺莺传》的故事发作地。“张生游于蒲,蒲之东十余里,有僧舍曰普救寺,张生寓焉……崔之东有杏花一株,攀附可逾。既望之夕,张因梯其树而逾焉,达于西厢,则户半开矣。”唐贞元年间,张生客居蒲州普救寺时碰到兵乱,救出了远房郑氏,对崔莺莺一见钟情,后经侍女红娘传书,二人互表蜜意,普救寺之园景正是二人的幽会情况。

普救寺依塬而建,雄壮而飘逸,如唐朝杨巨源的《同赵校书题普救寺》所云:“东门高处天,一望几悠然。白浪过城下,青山满寺前。”元朝王实甫的《西厢记》对当中的园林情况也有所铺写,比方山口和大钟寺冷静表示着张生与莺莺的相思之苦,然后院的西厢、梨花深院、书斋院则以相对新鲜的园林空间烘托着二人对恋爱的神往和寻求。

《西厢记》《牡丹亭》留下多少恋爱诗句?现代园林景观草木皆有情

清费丹旭绘《风月秋声·西厢记图册》

《西厢记》第五本第四折写道:“永老无分别,万古常完聚,愿全国有情的都成了家属。”以后,“普愿全国有情、都成菩提家属”便成为了普救寺庙门楹联。金代大定年间,河中府同知王仲通游普救寺时,曾在梨花深院内西厢南侧一方的石碣上刻《普救寺莺莺旧居》,诗道:“春风门巷日悠哉,翠袂云裾挽不回。无据塞鸿沉信息,为谁江燕自回归。花飞小院愁红雨,春老西厢锁绿苔。我恐返魂窥宋玉,墙头乱眼窃怜才。”今时的普救寺景区楹联亦有写:“佛家无欲则刚,偏成绩墨客意气,一段西厢美谈;禅院有容乃大,故听凭香客情缘,三春人面桃花。”尽管在《莺莺传》里终究张生另娶、莺莺另嫁,但普救寺的园林空间也确然成为这一恋爱故事的栩栩后台,留给人们深入印象。

而另一个祖传户诵的现代恋爱传说就是杜丽娘的故事。在明朝汤显祖所著传奇《牡丹亭》中,官家令媛杜丽娘倾慕于梦中墨客柳梦梅,伤情而身后化为灵魂寻觅理想中的郎君,终究死去活来,与爱人永结齐心。这一故事发作于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的南安府衙后花园,汤显祖描画称其“亭台六七座,秋千一两架。绕的流觞曲水,面着太湖山石。名花异草,委实华美”,女主人公杜丽娘在当中寻梦、拾画、玩真,如在第十出《惊梦》中也曾曰:“袅晴丝吹来闲天井,摇漾春如线。停片刻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不到园林,怎知春景多么……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亭深院”,正值万紫千红开遍之季的园林与杜丽娘对自在和恋爱的神往牢牢联络在了一同,意味着恋爱的萌生和生命的觉悟,正如杜丽娘游园时所吟唱的:“本来万紫千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井颓垣。良辰美景怎样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汤显祖曾在《牡丹亭记题辞》中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能够死,死能够生,生而弗成与死,死而弗成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在杜丽娘的恋爱故事里,有诸多诗意佳句流芳后代,比方“惊觉相思不露,本来只因已入骨”,“梦短梦长俱是梦,年来年去是何年”,“则为你如花美眷,光阴似箭。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存亡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沈园 耦园:园林见证着念念不忘

清乾隆年间的《绍兴府志》引旧志曰:“在府城禹迹寺南会稽地,宋时池台极盛”,此“池台”是指始建于宋朝的沈园。位于绍兴市越城区的沈园至今已有八百余年汗青,最后的园主为南宋沈氏巨贾,然后则以陆游和唐氏的恋爱故事闻名于世、千年不衰。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时,陆游与唐氏结琴瑟之好、夫妻情深,怎样厥后二人被迫离散,陆游另娶、唐氏另嫁。至绍兴二十五年时,二人于沈园重遇,心中欣然与凄楚难言,因而陆游题《钗头凤·红酥手》以抒心中眷恋,词曰:“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景宫墙柳。春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而唐氏一样情深难明,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世情薄,情面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苦衷,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衰退。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陆游平生曾为唐氏写下多首悼亡诗,据南宋缜密所撰史乘《齐东野语》纪录:“翁居鉴湖之三山,晚岁每入城,必登寺远望,不克不及胜情,又赋二绝云……盖庆元己未也。”这二绝正是指《沈园二首》,其一云:“城上夕阳画角哀,沈园非复古池台。悲伤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二云:“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陆游作《沈园二首》时,距其在沈园相逢唐氏已四十余年,光阴流逝,绸缪之情却未减,诗中到处不无深深的哀婉与缅怀。几年后,陆游再作《十仲春二昼夜梦游沈氏园亭》,其一曰:“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其二曰:“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鏁壁间尘。”直至谢世的前一年,陆游仍作诗云:“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昔时识放翁。也信丽人终作土,不胜幽梦太匆匆。”陆游对唐氏的痴情与遗憾足足五十余年,而“沈园”明显成为了二人恋爱的意味与见证。

与沈园一样纪录着相濡以沫的恋爱故事的,另有知名的耦园。耦园始建于清初年间,最后曾名“涉园”,在其沿革汗青中,最被人熟知的园主就是清末的安徽巡抚沈秉成(沈仲复)。沈秉成购下涉园并对其改建,结构上是在东西侧各建一园,随后并将园子易名“耦园”。而“耦”与“偶”相通,也寄意着沈秉成与老婆严永华匹俦连理归隐园林的诗意栖居。在耦园东院的墙上,就刻有才女严永华的诗:“耦园住匹俦,城曲筑诗城”。

耦园崎岖幽邃,小桥流水与亭台楼阁到处储藏着沈氏夫妇漠然却甘美的恋爱糊口,园中更有命名为“夫妇廊”“吾爱亭”的修建和景观。而位于耦园西北隅的图书馆名曰“鲽砚庐”,据清末文学家俞樾在《春在堂漫笔》中纪录:“沈仲复窥察与严少蓝夫人,夫妻均能诗。仲复在京师得一异石,文理天然成鱼形。剖而琢之为二砚,砚各一鱼,夫妇分用之,名日‘鲽砚’。”“鲽”即比目鱼,自古有意味忠贞恋爱之意,如诗云:“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羨仙”,沈氏以鲽名砚、夫妇二人各持一砚,明显暗蕴阴阳和合的恩爱之意。

一窗一石皆有爱

一草一木皆是情

在古时候的恋爱故事中,园林中的山水花木与池馆亭台不但是前人恋爱的萌生后台,也承载了前人对恋爱的固执和神往、见证着恋爱的念念不忘。中国现代园林平日是以山、石、水、动物等要素代表大天然的山水湖泽,然后再配以修建构成诗意的糊口空间。前人对园林景观的审美激起着各种感知,当中,便经常有着深深的恋爱文明意蕴。

比方“置石”不断是现代园林营建的使用技法,石既可作为主景,也可作衬景去粉饰修建和动物等。在现代神话传说中,女娲封“三生石”掌管三世姻缘循环。在《红楼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恋爱前缘也设定在了三生石畔。而喜闻乐见的“问凡间、情是何物,直教存亡相许”正是出自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元好问作此词是因在赴试途中听闻了一对鸾凤和鸣的大雁殉情而死的故事,激动之下,元好问葬了那对大雁,并为之垒石为墓,此“石”就是“雁丘”。又如园林中的漏窗、铺地等也经常会借用鸳鸯、比翼鸟,或齐心锁、齐心结等图案纹样,去表达夫妇恩爱和美、糊口良善亲热的佳兆,包含着美妙恋爱的寄意,正如卢照邻《长安古意》中曰:“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杜甫的《美人》亦云:“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园林中的动物也更是经常藏有恋爱意蕴。比方“色齐心复同,藕异心无异”的并蒂莲就使枝干绸缪、花开并蒂的形状成为了古时候园林中常见的恋爱意象,纳兰性德曾作《一丛花·咏并蒂莲》云:“一种情深,十专心苦,眽眽背夕阳。”宋朝吴文英也有词曰:“并蒂莲开,合欢屏暖,玉漏又催朝早。”明朝的沈倩君亦在诗中叹伤:“香魂莫作催花使,恐见牵愁并蒂莲。”另有芍药、牡丹、红豆等,也都是古时候园林中常见的恋爱意象。元稹就在差别的诗作中屡次说起芍药,称“去时芍药才堪赠,看却残花已度春”“芍药绽红绡,巴篱织青琐……采之谅多思,幽赠何由果”。红豆对恋爱相思的意味也更是在现代诗词中散布千古,正如王维诗曰:“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五代期间的牛希济亦云:“红豆不胜看,满眼相思泪。”可见,在前人诗意栖居的园林景观中,可谓一窗一石皆有爱,一草一木皆是情。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