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技法

2020-07-15 04:45:56 标题分类:古典诗词 关键词:诗词技法 阅读:36

沈德潜曾言:“前人不废炼字法,然以意胜,而不以字胜。故能平字见奇,常字见险,陈字见新,朴字见色。

从诸多诗例来看,胜利的炼字都是和炼意慎密联合在一同的。

炼字,就是使“意”——作者主观的情思和作品所体现的糊口详细化、活泼化、纵深化与美学化,只要炼出详细活泼的富于美学内容和启示性的字,能力使“意”具有传染人的气力。

今日,跟诗享君一同品尝古典诗词里的练字艺术吧!

一、磨炼动词

李白《塞下曲》

蒲月天山雪,无花只要寒。

笛中闻折柳,春景不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这首诗讴歌了兵士雄姿英才、奋勇战役的肉体,以悲观高亢的基和谐雄壮壮美的意境反应了盛唐的面貌,表达了墨客高贵的爱国情操。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中的“随”和“抱”这两个字都炼得很好。

鼓是进军的灯号,以是只要“随”字最符合;“抱玉鞍”则显现出常备不懈的紧急情形。

杜甫《春望》

国破江山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狼烟连三月,家信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这首诗描述了春日长安凄切破败的情形,饱含着兴衰慨叹,体现牵记亲人、心系国是的情怀,充满着凄苦哀思。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中的“溅”和“惊”皆经由经心的磨炼。

春来了,桃红柳绿,但由于国度遭遇丧乱,一家流浪聚集,花香鸟语反倒使墨客溅泪惊心,是典范的乐景写哀艺术伎俩。

二、磨炼形容词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旧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海角。

这首散曲以多种风景并置,组合成一幅秋郊夕照图,让海角游子骑一匹瘦马出如今一派苦楚的后台上,从中显露出使人忧愁的情调,抒发了凄苦愁楚的漂流之情。当中,“枯藤、老树、昏鸦”的“枯”、“老”和“昏”字,就是磨炼的非常精确形象的形容词。

“枯藤”、“老树”,给人一种垂暮、沧桑之感;而“昏鸦”的“昏”字,意味跟着暮色的增重,思乡之情也渐突变浓。

“旧道西风瘦马”的“瘦”字,使人联想到旅人奔忙不息的艰苦、困窘和心里的悲愁。马皆如斯,人何故堪?

李清照《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用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仍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小词借宿酒醒后扣问花事的描述,崎岖委宛地表达了词人的惜花伤春之情,言语清爽,词意隽永。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有限凄婉,却又妙在涵蓄。“绿肥”指雨后绿叶光润、伸展、肥大;“红瘦”指雨后红花受损落莫,飘落不胜的模样。

“肥”、“瘦”二字非常逼真,体现了作者恋花、爱花、惜花的深入水平,表达了词人对春景春景一瞬亲睦花不常的有限可惜之情。

三、磨炼数量词

杜牧《江南春》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几许楼台烟雨中。

这首诗把漂亮如画的江南自然风景和烟雨蒙蒙中南朝的人文景观联合起来,渗显露出墨客对汗青兴亡盛衰的慨叹。

首句“千里莺啼绿映红”,将千里江南的大利益春景春景一览无余,显得排场阔大,气韵丰富,并且紧扣题面《江南春》,于是深得历代注家的称赏。

吴文英《风入松》

听风听雨过明朗。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集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仍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那时、纤手香凝。难过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这是一首悲悼旧日恋人的词,墨客追想旧日,那楼前小道上的履痕足印,花前柳下的笑语轻声,联袂离散处的黯然神伤,都勾起词人难以消弭的隐痛。

当中“一丝柳,一寸柔情”,构成贴切的暗寓,使这类伤痛愈加形象、愈加动人。

四、磨炼实词

李清照《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荡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词人由面前的落花飘荡,流水自去写起,到企望鸿雁带来丈夫的音信,抒发了对远方丈夫的缅怀。

当中“花自飘荡水自流”中,两个“自”字的使用,形象道出词人迫不得已的伤感生。

“此情无计可消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中,两个副词“才”、“却”的利用,很逼真形象地体现了词人挥之又来、无计可消弭的相思之情。

欧阳修《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量,迢迢持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此词上阕写行人客旅的缅怀,下阕写居者对高楼的瞻仰和揣想,抒写初春南边行旅的离愁。

末端两句“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的“更”字用得很妙,由于登楼所见,不外是一望平芜及平芜尽处的绵绵春山,而行人早已在春山以外了,这就显得两人的情感越发深挚,离其它苦痛愈益增重了。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