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诗歌|歌德现代诗歌精选八首

2020-07-14 00:50:54 标题分类:爱情诗歌 关键词:歌德,诗歌,诗人,现代诗歌 阅读:37

外国诗歌|歌德现代诗歌精选八首


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年8月28日—1832年3月22日),出生于美因河边法兰克福,德国知名思想家、作家、科学家,他是魏玛的古典主义最知名的代表。而作为诗歌、戏剧和散文作品的创作者,他是最巨大的德国作家之一,也是天下文学范畴的一个鹤立鸡群的辉煌人物。他在1773年写了一部戏剧《葛兹·冯·伯利欣根》,今后蜚声德国文坛。1774年揭橥了《少年维特之懊恼》,更使他名声大噪。1776年可以为魏玛公国效劳。1831年完成《浮士德》,翌年在魏玛归天。


【欢聚与告别】

我的心儿狂跳,连忙上马!
想走想走,马上动身。
傍晚正摇着大地入眠,
夜幕已从群峰上垂下;
山道旁兀立着一个伟人,
是橡树披裹了雾的轻纱;
漆黑从灌木林中向外窥视,
一百只黑眼珠在瞬动眨巴。

玉轮从云峰上俯瞰大地,
亮光是那么愁惨昏暗;
风儿振动着柔柔的羽翼,
在我耳边收回凄厉的哀叹;
黑夜培养了万千的鬼魅,
我却精力充沛,满心喜欢:
我的血管里曾经热血沸腾!
我的心中燃烧着熊熊炎火!

终归见到你,你那甘美的
目光已给我身上注满欣喜;
我的心牢牢偎依在你身边,
我的每一次呼吸都为了你。
你的脸庞出现玫瑰色的春景春色,
那样地心爱,那样地美丽,
你的一往蜜意——众神啊!
我虽盼望,确又不配猎取!

但是,唉,一当向阳升起,
我心中便布满离情别绪;
你的吻储藏着几许欢愉!
你的眼饱含着几许凄切!
我走了,你垂头站在那儿,
泪眼汪汪地目送我拜别;
那么幸运啊,能被人爱!
那么幸运啊,有人心爱!


【幸运的盼望】

别告知别人,只告知智者,
由于世人会热讽冷嘲:
我要歌颂那样的生灵,
它盼望在火焰中死掉。

在爱之夜的清冷里,
你被发明,你也发明,
当悄悄的烛火吐放光亮,
你又被奇特的觉得袭扰。

你不愿继承被包裹在
那漆黑的暗影内,
新的盼望吸引着你
去完成高一级的交配。

你全然不惧路途悠远,
翩翩飞来,自我陶醉。
渴求光亮的飞蛾啊,
你终归被火焰吞噬。

甚么时分你还不解
这“死与变”的原理,
你就只是个忧伤的过客,
在这漆黑的红尘。


【野蔷薇】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原的小蔷薇,
那样柔嫩而美丽,
快快当当走向前,
看得十分欢欣。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原的小蔷薇。

少年说:“我要采你”
荒原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
让你永不会健忘,
我不愿被你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原的小蔷薇。

蛮横的少年去采她,
荒原的小蔷薇;
蔷薇侵占去刺他,
她枉然含悲忍泪,
照样遭到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原的小蔷薇。


【蒲月之歌】

天然多明丽,
向我晖映!
太阳多辉煌!
原野合笑!

千枝复万枝,
百花怒放,
在灌木林中,
万籁俱唱。

大家的胸中
快乐高兴,
哦,大地,太阳!
幸运,欢欣!

哦,爱啊,爱啊,
辉煌如金,
你恍如朝云
飘浮山顶!

你怅然祝愿
膏田沃野,
花香芬芳的
大千天下。

啊,姑娘,姑娘,
我多爱你!
你目光炯炯,
你多爱我!

像云雀喜欢
腾空高唱,
像朝花喜欢
天香芬芳,

我如此爱你,
热血沸腾,
你给我勇气、
高兴、芳华,

使我唱新歌,
翩翩起舞,
愿你永爱我,
永久幸运!


【对月】

你又将迷蒙的春辉
洒满这深谷森林,
你终归将我的魂魄
完全地摆脱溶化;

你将劝慰的目光
照临我的园庭,
就象朋友的青睐
存眷我的运气。

我的心觉得着
乐时与忧时的反响,
我在苦与乐之间
寥寂伶仃地徘徊。

流吧,流吧,敬爱的河!
我再不会有欢愉,
游玩、亲吻、忠实,
统统都已然逝去。

可我曾一度据有
那非常贵重的珍宝!
我现在痛苦懊恼,
就由于再不克不及健忘!

喧响吧,流下山涧,
别停止,莫暂停,
收回琮琮的鸣声,
和着我的歌曲。

不管是在冬夜里
你澎湃地众多激涨,
照样在阳春时节
你迂回地流进花畦。

幸运啊,谁能
分开红尘无所痛恨,
谁能具有一位知己,
和他配合分享

那人所不知的、
人所不解的兴趣,
作永夜的遨游,
在胸中的迷宫里。


【浪游者的夜歌】

你乃是从天上来临,
燃烧统统懊恼伤悲,
谁有两重的不幸,
你也给他两重的抚慰,
唉,我曾经倦于浮生!
管甚么欢乐和苦痛?
甘美的平静,
来,进驻我的胸中!


【新的爱,新的糊口】

心,我的心,这倒是为甚么?
甚么事使你不得平静?
那么奇特的新的糊口——
我再也不克不及将你认清。
落空你所喜欢的统统,
落空你所觉得的悲戚,
落空你的勤勉和宁静——
唉,怎会弄到这类地境?

是否是这芳华的花朵.
这美人的心爱的存问,
这类至诚至善的眼波
以无量魅力勾住了你?
我想连忙地分开了她,
鼓起了勇气回避着她,
我的门路,在少焉之间,
又把我引到她的身边。

这类布满魔力的情网,
谁也不克不及够将它割破,
这位重伤心爱的姑娘,
就用它强迫罩住了我。
我只得根据她的体式格局,
在她的把戏圈中过活;
这类变革,唉,变得多大!
爱啊,爱啊,你放了我吧!


【玛丽恩巴德悲歌】

别人在痛苦当中沉静不言,
天主却让我说出我的懊恼。

现在,花儿还在含苞未放,
我怎能胸怀希望、跟她再会?
天堂和天堂都在对你开放;
我的心里觉得那么烦乱!——
别再游移!她走到天堂门口,
要把你高举,抱在她的心头。

你就如此被她迎入天堂,
如同你有福消受美丽的长生;
你更无其它希冀、要乞降希望,
衷心寻求的目标曾经实现,
你看到这举世无双的倩影,
神往的眼泪的来源就马上流尽。

日间鼓着迅疾的同党驰骋,
如同一分一分地搏命追逐!
夜吻,这是忠实联合的确保:
就是到来日,也不会有所改动。
一段段时辰在悠然进步当中
虽像是姐妹,但并不完全雷同。

暴虐而甘美的最终一吻,它切断
用情丝编结成的美好的情网。
我的脚行行且止,避开门坎,
如同有火剑天使在追逐一样;
眼睛恹恹地盯着昏暗的小径,
转头一看,大门却曾经关紧。

这时分只好不露神色,就如同
这颗心从未开放过,也从未领会
幸运的时辰,从未在她的身边
跟天空里的每一颗明星争辉。
不满、懊恼、责问、烦重的忧虑
在闷热的大气里压得他痛苦。

天下不是还存在?那些岩壁,
岂非不再顶戴着崇高的日影?
五谷不是在成熟?碧绿的大地,
不是伸向河边的牧场和森林?
巨大的天穹不是还覆在上空,
还看到沧海桑田、变幻无量?

一个修长的仙姿从薄雾里面
升起在碧空之上,像六翼天使
扒开肃静的云层飘然产生,
那么轻巧而文雅,温顺而清楚;
你瞧她婆娑曼舞,十分欢乐,
统统心爱的形姿都比她不上。

但是你只能计划在瞬息之间
牢牢掌握这取代真人的幻影;
反求心里吧!你会更有所发明,
她在你心里会幻出各种的姿影;
一个会分化多数个出来,
千姿万态,愈来愈愈加心爱。

想当时,她站在门口,将我欢迎,
随后一步步让我享尽了福气,
接过最终一吻,还要赶过来,
在我嘴唇上亲个永其它一吻:
情人的清姿使我记得很清楚,
像用火字写进我老实的心里。

这颗心,就像一座雄伟的金城,
为她苦守,把她保卫在城里,
乐于为她维持永久的忠贞,
只要她产生,它才认识到本身,
它在这类情网中才觉得轻松,
只为了对她感动,它才跳动。

假如爱情的才能,被爱的希望,
都曾经完全损失,磨灭无踪,
就会马上发明高兴的希望,
去实行可喜的设计、定夺和举动!
假如爱情能使爱情者奋发,
这大功已在我身上绝妙地完成;

并且全赖她!——我的魂魄和肉体,
曾背过繁重痛苦的内涵的难过:
在我苦闷、空虚、冷落的心里,
四周看到的全是恐惧的情形;
现在,认识的门口有希望产生,
她沐着平和的阳光亲身露面。

红尘的人——正如《圣经》所讲——
享用的神赐的出人意外的安然,
我要把它比作在情人身边
所觉得的爱情的快乐的安然;
这是心灵的安乐窝,甚么也不克不及
骚动这类认识:我是她的人。

我们纯真的胸中有一股热情,
想对更高、更纯的弗成知者
出于感动之情、志愿献身,
把永久不出名者的谜解开;
我们称之为:虔敬!——我到她眼前,
就觉得已抵达这类幸运的极点。

对着她的目光,像对着太阳,
对着她的呼吸,像对着东风,
自我的认识,虽久已像坚冰一样,
深藏在隆冬的洞中,也倏然溶解;
无私、偏见,都不克不及继承存在,
只要她到来,全都颤栗着分开。

她如同过去说过:“每时每刻,
总有快乐的糊口呈献给我们,
今天的事,又不准加以干预;
假如我曾恐惧黄错的来临,
太阳落山,还能够赏一下美景。

于是请向我练习,要明智高兴,
你要无视刹那!千万不要拖!
不管是举动,或是欢乐,或是爱,
要敏捷,要有好感,要生机勃勃;
各处都要如此,总像个小孩,
就成为完人,谁也克制不了你。”

你说得倒轻松,我想,是神的恩情,
他把刹那赐给你作你的伴儿,
任何人到你身边,他就马上会
觉得本身已成为运气的骄子:
我恐惧你那叫我分开的目光——
叫我学深邃的常识,有甚么用处!

现在我曾经阔别!眼前的时辰,
该如何支配?我没法答复出来;
她给我很多珍宝,使臻于至美,
只成为我的累赘,我要摆脱开;
弗成禁止的怀恋在将我强迫,
除了无尽的眼泪,别无良谋。

让它涌出吧!让它一直地流出来;
但是决不克不及浇熄内部的热情!
我的气度已被撕扯得很利害,
生和死在那边实行暴虐的奋斗。
肉体的痛苦虽有药草可治;
但是肉体却贫乏判断和意志,

也贫乏理解力:肉体何故会如斯?
它千百次回想着她的仪容。
那仪容时而逗留,时而磨灭,
时而恍惚,时而在至纯的光中;
就像潮汐一样往返往返,
怎能给人带来最小的抚慰?

老实的旅伴,将我丢在这中央,
让我在岩边、池沼中单独清闲;
你们去吧!天下对你们开放,
大地空阔,彼苍恢弘而崇高;
去窥察,研讨,实行具体的汇集。
吞吞吐吐隧道出天然的神秘。

我曾经落空了统统,落空了自我,
不久前我还遭到诸神的溺爱;
他们摸索我,把潘多拉赐给我,
有许多瑰宝,也有更多的损害;
他们逼我去打仗惠赐的嘴唇,
又将我拉开,使我陷于绝境。

面朝大海,用玄色的眼睛寻觅光亮。读睡诗社开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墨客发声”为任务,以宏扬“诗歌肉体”为目标,即诗的真善美寻求、诗的艺术立异、诗的肉体愉悦。现已出书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持续推陈出新,保举良好诗作,出品优良诗集,朗读良好作品,以多种情势保举墨客作品,让更多人读良好作品,体会诗歌文明,我们正在行进中!

读睡诗社出品诗集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