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灏这首诗写景抒情,朴实自然,耐人寻味

2020-07-13 04:36:19 标题分类:写景散文 关键词:程灏这首诗写景抒情,朴实自然,耐人寻味 阅读:41

叶落知秋,风瑟瑟草木落莫;秋雨催寒,雨凄凄芭蕉含愁。曾经花事浪漫,绿树浓荫,现在逢秋悲寥寂,人生多懊恼。马致远难过,“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李煜后悔,“月下花前什么时候了?旧事知几许。”可见自古文人多悲秋,很少有像刘禹锡那样旷达不羁的,“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不外宋朝一位大儒性情也很旷达,看看他的立场。

题淮南寺 宋朝:程颢

南去北来休便休,

白苹吹尽楚江秋。

道人不是悲秋客,

一任晚山相对愁。

解释:  

1、淮南寺在今江苏扬州,宋设淮南路,治所就在扬州。

2、白苹:开白花的水上浮萍。别名茉菜、田字草。楚江:长江中下流的别称。  

3、道人:修道及得道的人,那里是墨客称本身。悲秋客:为秋日觉得沉痛的旅人。

程颢是宋朝知名理学家,人称明道老师,也是良好的哲学家和墨客。程颢和弟弟程颐自幼受抵家学陶冶,深嗜念书,才高八斗,以后致力于教诲,服从儒家伦理,仁民爱物。他主张要来日理、灭人欲,对现在的理想社会仍旧有肯定的主动意义。

这首诗是程灏玩耍寺庙时,心生慨叹,虽为即兴创作,却富有深意。诗中说,我南来北往、四处奔忙,想休养便休养。楚江的金风将白苹吹得无影无踪,可我并不是悲秋之人,照样听凭楚江两岸的山峦在薄暮相对而愁吧。

首句描写墨客风尘仆仆,走南闯北,累了就休养,不择地址和时候,能够看出作者对吃穿住用绝不讲求,过着简单的糊口,却寻求高尚的境地。途经淮南寺,尽管水平艰苦,情况通常,可是墨客不但毫无牢骚,还说本身不是悲秋客。

暮秋季候萧瑟肃杀,连一贯都乐天知命地趴在水面不动的浮萍也不克不及逃走,万物落莫、无一幸免。我们固然也能够把金风遐想为一种趋向,或一种思潮,将诗中的白苹明白成旧权势,或是拦阻改革的气力。由于程灏曾经否决王安石的变法,以是这首诗也有如此的隐含意义。

前面两句表达了作者的旷达,墨客走南闯北,博古通今,晓得自然界的变革纪律,也明白人间的纷纷变革实属一般,以是不但没有少见多怪,还说“一任晚山相对愁”。恍如本身只是一位局外人,笑看云聚云散,冷对潮起潮落。

不外仔细的读者能够看出,作者只是表面上旷达,既然经常性地“南去北来”,墨客肯定曾经觉得疲乏了,他盼望平静清闲的糊口,敏感于秋日的到来,“晚山相对愁”,恰好反应了墨客心里深处的忧虑。  

正如刘禹锡那样,尽管人前很刚强,旷达在诗行,实在心里不但很无法,还十分地愁苦。本身的主张不但不克不及实现,还不能不各处奔忙,糊口艰苦能够不放在眼里,最怕的就是不被人明白,因而只能孤独地说“一任晚山相对愁”,我只要往来来往都自在。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