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我知道你是谁

2019-09-08 04:38:30 标题分类:美文摘抄 关键词:美文欣赏夏 阅读:297

今日在简书上看到一篇美文,转载供各位赏识。

瑞丰大厦A座1301室——我马上工作的中央。

翻开手机舆图,找到了它的位置。洗漱后,出门,坐地铁,途中耗时二十分钟,到达传说中的本市地标性修建——瑞丰大厦。

还没到上班时候,一楼大厅里静悄悄的,只要几位保洁员在劳碌。

站在电梯口,我犹疑着是先上13楼的企划部,照样先到12楼的人事部。

正犹疑不定时,身旁来了一人,他按开电梯门,我未再多斟酌,紧随他一同走进电梯。

他按下的是13,我觉得有点巧(他居然也是到13楼的),这才昂首看了他一眼。

嚯,好帅的男子,是那种高挑、清洁的帅,惋惜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五官。

电梯升到一半时忽然停了下来,有不小的震动感,吓我一跳,我本能地收回一声惊叫。

“没关系,估量是一点小毛病。我来问问。”他回身对我说,随即按下紧要呼唤的按钮。

有人接听,他绝不紧张地报出了地点电梯的情形,话说得清洁利落,像极了他的气质。

“唉!”我轻轻地叹了一口吻,第一天上班就遭受电梯停工,不知这个兆头是好照样坏。

男子如同盯着我看了一会,狭窄的空间里,我眼角的余光能够觉得获得。

“呼呼”的声音再响起时,电梯又启动,转眼便到了13楼,他健步拜别,我探头探脑地在找1301室。

轻轻地敲响1301室的门,没有人应对,我只好取出手机,给今天和我约好的企划部司理打固话。他说他在12楼,立时上来。

不一会,上来一小伙子,姓汪,就是方才和我通固话的司理。我随他走进1301室——瑞丰公司企划部,可以了我回籍后的第一份工作。

企划部?我明明招聘的是文员啊,和企划部有联系么?我有点含混,又方便问汪司理,只好先坐下再说。

“是如此的,小夏,辅导看了你的简历,觉得你对谋划也很善于,企划部今朝正贫乏人手,你临时先顶着。”汪司理说得头头是道,我却越听越含混,对这位幕后支配的辅导有些不满。

陆陆续续的,办公室里的人都到齐了。汪司理向大伙引见了我,我起家浅笑着和他们打号召。

“哇,好摩登的妹子!”

“好有气质的靓女!”

……

世人友爱地讥讽着,我权当没闻声,只顾整顿汪司理交给我的一大堆画册和各类表格。

午饭时候,众同事相继往餐厅去。由于是第一天上班,我被例外核准能够回家用饭,下昼也不用来了,来日正式开工。

进电梯,想到早上的一幕,又想到了谁人同上13楼的男子,估摸着他应当也是瑞丰公司的人。

12楼,电梯停下,进来一人,我昂首一看,我的天!居然又是早上谁人男子。我吃惊得用手捂住了嘴。

他一怔,也惊得往前进了一步。我本想和他打声号召,但又不知说甚么才符合。他也没启齿,只冲我笑笑。

电梯落定,我争先一步走出来,头也没回。内心直犯嘀咕:“怎样又碰到了他?”

晚上接到汪司理的固话,让我来日早上先到12楼的人事部处理相干报到手续,带几张证件照等等,我一一记下。意欲问他有个高高瘦瘦的男子是我们同事么?话到嘴边又咽下,究竟和这位汪司理还不太熟,以是不敢造次。

一夜好睡,闹铃在老时候响起,我一骨碌爬起来,赶忙拾掇好,今日不坐地铁,改骑单车,必需提早二十分钟动身。

急忙急赶地走进瑞丰大厦一楼,见电梯门正要关上,便“哎哎哎”地叫电梯等我,边喊边一个箭步冲进去!

站稳后,看一下电梯里的独一的一小我——天哪,又是他!

这一次我真的是收回了很高声的尖叫:“啊?这么巧!”

他倒不像今天午时碰见我时那样惊奇,反倒宁静得很,笑哈哈地对我说:“事不过三嘛。只是我预见如此的巧遇还会有下次!”

“同一个单元,昂首不见低头见,很一般呢!”我有点不服气地回敬道。

“我说的是咱俩如此独自的巧遇。”他增重了“独自”两个字的发音。

措辞间,12 楼到了,我来不及再多说甚么,急忙走出电梯。

这人是谁?多大年龄?我迷惑着,转头望了一眼封闭的电梯,我心想,如果下次再见到他时,肯定得认真瞅瞅。

瑞丰公司是本市一家各项排名都很牛叉的企业。特别是这几年,跟着物流业的鼓起,它的名望比之前更清脆。

我因考研和爱情双双失利,心一横,逃离北京,回到这个四、五线都市。这一挑选,乐坏了我爸我妈,他俩像捡回了一个宝物似的,高兴极了。

他们也晓得我有些不甘,我究竟也不想就如此认可本身是一个没有宏大幻想的人。但在同窗们都冒死往北上广挤的时分,我的逃离,确实显得有些好笑。

“谁说分开北京就没有前程了?你赵姨家的女儿,研究生结业,不也返来工作了吗?她如今的年薪,说出来不吓你一跳才怪!”我妈恐怕我再往外跑,就每天找一些正面的例子疏导我,还老是夸奖我们这个都市是宜居都市。

我深知她的意图,不过就是要我留在她和我爸的身旁,最好永远在他们身旁工作、糊口。

“好吧,我决意不走了,来日我去瑞丰公司上班。”我确实也是有点对付我老妈的意义,随便在网上先找个差事。

“瑞丰?不错的单元,市龙头企业。”我爸对本市的企事业单元貌似都很熟。

我妈暴露了惬意的浅笑,我被传染,也不由自主地笑了。

轻松地招聘,顺遂地经过,实在,我并没有花几许时候去分析我爸所说的这个“龙头企业”。我只晓得它是一个民营企业,老总叫夏青,而我的名字叫夏倩,仅凭此,我才记着他们老总的名字。至于能在那里呆多久,这个真的很难说。

“小夏,恭喜你提早竣事试用期,你已成为瑞丰的正式员工,继承勤奋哦。”这是我上班两周后,汪司理向我公布的转正关照。办公室里一阵小小的躁动,我也觉得很忽然,合同上明明写着:试用期两个月。

“申明咱闺女很良好呢!”我妈比我淡定,她觉得这是由于我工作精彩才被提早转正的。

我本身也深信我是能胜任这份工作的,只是听同事们说,提早竣事试用期,这在瑞丰是第一次,我是第一人。

看来我的命运不错。我不断还在为第一天上班就被困在电梯的事忐忑呢,恐怕它是一个欠好的兆头,但究竟却破解了我心中的担心。

咦?良久没有碰到谁人“电梯男”了(我私自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绰号),他近来怎样没有露面?

我的面前,是他那高高瘦瘦的身影,娟秀的脸,布满磁性的男中音……

他是谁?近来怎样不见了?

那天他说过预见我们还会独自相遇。听那口吻,自傲满满,居然连我也信赖会有这么一天的。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内心居然有了一种期盼……

转正后没多久,我被派往香港练习两个月,再返来时,同事们都用异常的目光看我,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和夏老是本家?”午时在餐厅,同事小赵问我。

“夏总?哪一个夏总?我不认识啊!”我被问懵了。

“大BOSS啊!你不认识他?”小赵抬高声音说:“你在瑞丰半个月转正,接着又被派到香港练习,大伙都认为你的来头很大呢,恰好你也姓夏。”

“噗!”我一口汤差点笑喷出口了,“你们真会编故事,同姓就是本家啊?我如果姓特,你们还认为我和美国总统是本家呢。”

小赵一脸困惑地走了,我觉得很好笑,居然被编排和夏老是本家,这些人真会八卦。可他们那里晓得,我连夏总长啥样子都不清晰呢。

“你应当模棱两可地认可你和夏老是本家,如此,你从此在瑞丰的贫苦会少许多。”晚上,我和闺蜜吃暖锅,闺蜜听完我的“工作报告请示”后,评述我没有将错就错地认下这门“皇亲”。

“我呸!”我狠狠地瞪她一眼,“你这是关键我呢!这么点儿大的都市,攀这类高枝,你不怕露馅啊?”

“好好好,我反面你争!你既不是夏总本家,又爬得这么快,你就等着满公司都是你的绯闻吧!”闺蜜气呼呼地告诫我。

“看,这是他的小我资料——年青、仳离、只身,你未婚,这就对喽!”

“你乱说甚么呀?天地良心,除了本职工作,我确实甚么也没做啊!”我大呼冤枉。

“为庆贺国庆,后天晚上在公司六楼联欢,期望各部分定时加入。”

晚上,接到总部关照,并指定我们企划部给本次联欢会全程谋划。

一大早,我就往公司赶。时候太紧,必需早点开工,免得晚上又要加班。

站在电梯口,接了汪司理一个固话,我随即闪身进电梯,一昂首,瞥见一双认识的眼睛……

“你好,我们又巧遇了!”他高兴地和我打号召,我的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型。

“我晓得你是谁,夏倩,才女!”他的语气热忱但很卖力,不像是讥讽。

“您是?歉仄,我还不晓得您是哪位呢?”我明明有点忙乱。

“夏青,和你一个姓。”他报出了我早已认识的谁人名字。

“啊?”我大吃一惊,刚想说甚么,电梯在12楼停了,他向我招招手,浅笑地走出电梯。

“夏青?夏总?我的天,他居然晓得我是谁!”我又惊又怕。惊的是,真是狭路相逢,恰恰常常碰见他。怕的是,提早转正和提早被支配到香港练习,岂非都是非凡关照么?

我溘然对本身没了信念。

“你想多啦,丫头!是你的气力为你赢得了在瑞丰的这些礼遇,很一般呢。”我妈实时抚慰和勉励我。

我失眠了,第六感告知我,工作远不像我妈说的那样,但我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样。

那天晚上的联欢会,盛况空前。全部节目竣事后,舞会可以。闪灼的灯光,缱绻的舞曲,舞池里,双双对对的人们,翩翩起舞。

一曲罢,一曲又起,我坐在一个角落正欲乘机溜走,忽见谁人认识的身影向我走来,近了,他一伸手,一哈腰,很名流地向我收回约请。

我的心“砰砰”直跳,不知是拒绝照样接管……

作者:陌上红裙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