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消夏

2019-09-08 04:38:25 标题分类:美文摘抄 关键词:美文欣赏夏 阅读:509

朱秀坤

炎夏,夕阳,窄长冷巷。一侧临河,一侧粉墙。墙上还掏了大窗户,窗下是一农妇正烧晚餐,时不时接上一两句,到场窗外乘凉人的闲谈,或探出一张汗津津的笑容——神色已叫灶火烤得胜过西天的晚霞了。

青砖冷巷,墙角一两株粉豆花绽放艳紫而繁密的花朵,开得那叫一个热烈。枝头有一两声蝉鸣模糊传来,一巷的人们并不在乎,全沉醉在他们本身的话题中。三两张长凳短杌,也有椅子,竹椅、躺椅或藤椅,七八人等,不拘老小,妇人执了大葵扇,随便一摇,便摇来了丝丝冷风,摇出了日子的闲适与悠然。小孩或在一旁掐那小喇叭似的粉豆花,小丫头便欲插上发辫,小小子则抽去长长的蕊,送入口中,竟能嘟嘟嘟地吹出洪亮的调子来!玩倦了便乖觉地倚在祖母身旁,听瘿袋爷爷讲那总也讲不敷的传奇故事。老祖母的大葵扇送来一缕缕微风,方圆慢慢宁静下来,这才感遭到凉爽与温软自心头散开,说不出的舒服与自由。

那边厢,爱饮酒的两条男人也挥葵扇,却不如祖母手里的那般慢条斯理,“啪嗒”“啪嗒”,赶蚊子呢。又举了羽觞,劝对方一句,一仰脖子,干了。菜也简朴,猪头肉,拍黄瓜,炒花生米,喝得大失所望,大有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欣慰与激情。

在乡下,在城镇,如此的冷巷数不胜数,这般成群结队的乘凉部队比比皆是。让人看获得普通日子的散淡与清闲,看获得庸常糊口中的幸运与满足。

斯时,与冷巷平行的河流,一半已让夕阳染成金赤色,让民居遮盖住的另一半则是浅碧色,两三个狡猾小孩套了花花绿绿的泅水圈,正在水中戏水斗浪,溅起的水花闪出五色的毫光。一位裸了背的爸爸也在其间,托了小孩的腰,耐心肠一遍遍教小孩学泅水。水码头上有一对母女,妈妈濯衣,女儿就坐在青石板上,白皙的腿脚撩在清冷的水中,不知聊到了甚么趣事,母女俩笑成了一堆。忽听水中的小孩喊了一声“流星——流星哎!”岸上的,水里的,码头上的,全都没了声音,立时昂首寻觅,找着了,仍是噤声,直至流星完全消逝,众人材带着别致与神奇,带着怅惘甚至莫名的难过,或继承闲谈或痛快找起了天上的星斗。老祖母念一声阿弥陀佛,说是天上一颗星,地上一小我,肯定有一小我去了,那颗星星就化成流星落下银河,没了……小孩们内心也会涌上一层淡淡的感伤,很快又缠着妈妈数天上的星星,呶,那会挪动的是踏车星、最亮的是太白金星,河汉两岸的一个是织女星,一个是牛郎星,牛郎的肩上还挑着一双后代呢。

联系电话: 联系邮箱: 客服QQ: